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股票行情从哪里看 股票行情从哪里看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股票行情从哪里看 > 中人社區 > 七返九還的空間 > 博客
趙伯平管理專著: 《中國企業的病根子》連載七十八
2020-06-02 16:48:26 | 中國企業 , 病根子

(說明:本書先后成為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學、密歇根大學、悉尼大學、墨爾本大學、南洋理工大學、香港大學等世界一流學府的圖書館藏。)

結束語:中國企業之改造(上)

有關傳統文化糟粕的危害我們已講了很多,是不是說無數中國企業就該灰心喪氣,傷心無望呢?不!我們仍然借用胡適先生八十多年前的一段文字來作為中國企業樹立信心、一往無前的精神支柱。

“我說我的‘歸國雜感’,提起筆來便寫了三四千字,說的都是些很可以悲觀的話,但是我卻并不是悲觀的人,我以為這二十年來中國并不是完全沒有進步,不過惰性太大,向前三步又退回兩步,所以到如今,還是這個樣子。我這回回家尋出了一部葉德輝的《翼教叢篇》,讀了一遍,才知道這二十年的中國實在已經有了許多大進步。不到二十年前,那些老先生們,如葉德輝、王益吾之流,出了死力去駁康有為,所以這書叫做《翼教叢篇》。我們今日也痛罵康有為,但二十年前的中國罵康有為太新;二十年后的中國罵康有為太舊,如今康有為沒有皇帝可保了,很可以做一部《翼教續篇》來罵陳獨秀了,這兩部翼教的書的不同之處便是中國二十年來的進步了?!?span lang="EN-US">

只要飽受傳統文化糟粕侵害的中國企業敢于直面自已的不足,并努力從交錯互動式的文化與制度改造入手,那他們不但不必悲觀,而且大有希望,明天一定會更好。

為什么說飽受傳統文化糟粕侵害的中國企業要從交錯互動式的文化與制度改造入手呢?先看我有關三階梯管理的理念,我認為現代社會的科技,經濟正發生著日益迅猛的變化,數字地球、新經濟浪潮在極大地改變著企業內外環境的同時,也對企業管理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能否構建一個有序、開放、完整的管理系統,已成為制約企業發展快慢的關鍵。筆者認為:有序、開放、完整的企業管理系統應是制度管理、情感管理、創新管理的梯進與融合。

三階梯管理是企業健康運行本身的需要

制度管理,旨在為企業建立簡潔、高效的運行秩序。它是企業管理系統的基礎,其要點在于一嚴二合理。所謂嚴,體現在制度的擬定過程中,要以嚴謹的態度深入調查,不同制度之間的邏輯關系要嚴密順暢;體現在制度的執行過程中,要嚴格有力,無高低內外之別。所謂合理,體現為制度管理要符合社會化大生產、市場競爭的規律,要遵循天理人性。嚴與合理是制度管理中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只有嚴,才能體現合理;只有合理,才可能做到嚴。

情感管理旨在從人之常情出發,關心員工生活,努力為其創造寬松、和諧的工作環境,增強企業親和力。情感管理能有效彌補制度管理之不足,變消極為積極,化被動為主動,情感管理與制度管理相比前者為柔,重在“布恩”;后者為剛,重在“立威”。企業管理只有剛柔相濟,恩威并舉,方可使員工心悅而誠服。

創新管理旨在激活員工的創新潛能,提升企業的創新能力。創新管理能及時調整企業中那些陳舊的、過時的條條框框,使之不斷產生新觀念、新方法、新產品,從而使企業在有序中含無序,肯定中有否定,穩定中求發展。

梯進的三種管理,各有其特定功能,僅有制度管理,企業將成為一潭死水;僅有情感管理,企業會成為一團亂麻;僅有創新管理,企業將失去其存在的根本。套用托爾斯泰的一句名言:成功的企業都是相似的,都是制度管理、情感管理、創新管理的協調一致。

三階梯管理是充分滿足員工需要的最佳架構

心理學家奧德費在馬斯洛關于人的五種需要理論基礎上,把人的需要壓縮為生存需要、相互關系的需要、成長發展的需要三個不同的層次。進一步的研究表明,梯進的三種管理制度與員工的三種需要之間存在著一一對應的關系:生存需要對應于制度管理;相互關系的需要對應于情感管理;成長發展的需要對應于創新管理。

首先,制度管理著眼于適應社會化大生產、市場競爭的規律,把單個員工組成工作流程科學合理,嚴謹有序的整體,大大增加個人、企業的效率與產出,使員工獲得較高的報酬,滿足了員工的生存需要。其次,情感管理著眼于對員工人性的尊重,倡導人與人之間的平等關系,營建友愛、祥和、快樂的家庭式氛圍,滿足了員工的相互關系需要。其三,創新管理著眼于員工潛能的發揮,主張變革,寬容失敗,鼓勵員工大膽地想,大膽地闖,在企業創新中實現自我,滿足了員工成長發展的需要。

三階梯管理帶給企業員工需要的滿足是全方位、多層次的,積極向上者能在其中找到自我實現的舞臺,而安于本職者也能心情舒暢地工作,可謂人人有希望,人人有笑臉。

三階梯管理是適應社會經濟發展的必然

如果以恩格爾系數為標尺,把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經濟發展史劃分為三個階段,我們可以發現:高位的恩格爾系數對應于生存需要和制度管理;中位的恩格爾系數對應于相互關系的需要和情感管理;低位的恩格爾系數則對應于成長發展的需要和創新管理。

當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恩格爾系數處于高位時,大多數工人家庭收入微薄,其主流需要是生存需要,企業管理理論研究的注意力集中于制度管理,其代表人物和代表作是泰羅的《科學管理原理》、法約爾的《工業和一般管理》;當恩格爾系數處于中位時,大多數工人家庭的收入有了明顯增加,其主流需要是相互關系的需要,企業管理理論研究的注意力集中于情感管理,其代表人物和代表作是梅奧的《工業文明史中人的問題》、麥克雷戈的《X理論-Y理論》;而當恩格爾系數處于低位時,大多數工人家庭的收入進一步增加,一個龐大的中產階級誕生了,此時,其主流需要是成長發展的需要,企業管理理論研究的注意力則集中于創新管理。

我信守三階梯管理的理念,因而堅定不移地認為一個企業無論規模大小、行業性質如何,制度管理總是必不可少的。不同企業的制度管理可以千變萬化的,但千變萬化的企業一定不能沒有制度管理。有關這點,我國經濟生活中的兩道特殊景觀也可以提供有力的佐證。

景觀一、中國企業新創時,大多是親兄弟、父子兵一道,憑樸素的親情、友情辦事,忽略制度管理,起初的效率高,成本也低,對企業的原始積累十分有利。但一旦上升到某個階段便停滯不前,制度管理的瓶頸作用凸現,企業的死亡系數徒增;相反,外國人來中國辦企業是兵馬未動,管理先行,先組建一個班子,根據中國的國情編一套切實可行的制度,然后再招兵買馬,培訓上崗,企業一開張就走上正規,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死亡系數要小得多。

因為有無制度管理而給中外企業帶來的不同,好比同樣是企業死亡,中國企業碰上傷風、感冒就壽終正寢,而外資企業除非是疑難雜癥、不治之癥,一般的小病小痛奈何不了他們。

景觀二、國有企業因為有比較健全的制度管理,盡管沒有活力但控制嚴,資產流失慢,拖得很長,死是慢慢地死;民營企業則相反,暴發起來時直線上升,連年翻番,但由于制度管理基礎薄弱,控制松,資產流失快,死起來僅是一眨眼的事,暴發暴死。

制度管理對企業的發展是如此重要,但中國企業的普遍現狀卻是制度管理基礎太欠缺,太薄弱。絕大多數中國企業面臨的首要問題不是資金、人才、技術的匱乏,而是制度管理基礎的薄弱,所以,改造中國企業必須從奠定制度管理基礎入手。

客觀地講,不少中國企業對制度管理也是非常重視的,有的還不惜血本請來了咨詢公司、大學教授,編寫了詳細的制度大全,并不遺余力地推行。但由于制度本身的不合理性與積習難改,加上方式方法的不當,結果往往是事與愿違,適得其反。

首先是制定出來的制度不合情理、違背人性。這種先天不足的制度雖然借助高壓政策令員工無法公開拒絕,但背后的怨言與內心的抵制卻是無法消除的,勢必影響到制度的最終執行。

其次是實施嚴格的制度管理時不能與愛結合。企業原來松散隨意慣了,突然間要實施制度管理,員工自然會覺得難受,這時如果不能真真切切地讓員工感受到嚴是對大家的一種責任,嚴是對大家都有好處的,員工難免會產生對立情緒。嚴是愛,松是害,不能光停留在嘴上,而要付諸于行動,要讓員工觸摸得到嚴了以后的愛。嚴格的制度管理,若象大炮一響,黃金萬兩令舊軍隊的士兵奮不顧身那樣,嚴格一點又何妨?相當一部分企業不是這樣,而是嚴與不嚴,待遇報酬都一樣,甚至嚴了之后的收入還下降許多,結果亦可想而知。

第三是不能循序漸進。江山易色,本性難移。要改變一個組織的不良習慣,不能操之過急,欲速而不達。張瑞敏為什么能將一個員工在車間內隨地大小便、亂糟糟的海爾改造成一個令行禁止、整齊劃一的海爾,很重要的一條就在于他采用了日清日高的管理方法,每天都有1%,而且只能是1%的提高,員工通過努力完全能夠做到。但其它的企業卻過于急功近利,恨不得一天之內將散兵游勇改造成正規軍,行得通嗎?不但如此而且不肯讓員工先嘗到改造的甜頭,不肯爭取大多數員工對制度管理的理解支持。這等企業不懂得:在中國凡是成功的改革家既要有熱情與權力,也要有智慧與藝術,不懂得改革須先易后難,先甜后苦,象小平同志在改革進程上的安排就恰到好處,先通過承包制讓人民享受到改革的甜頭,為改革的深化營造寬松的氛圍,再逐步把改革引向深入。

第四是做不到一視同仁。中國企業推行制度管理最大最兇惡的敵人是講情面。剛開啟制度管理時,老板與老板的親朋好友都不習慣,容易犯錯,具體執法的人一看是老板與老板的親朋好友,覺得拉不開情面,不肯按制度辦事。下面的中層管理人員和一線員工也眼睛盯著上面,上面的人帶頭不執行制度跟沒事似的,下面的膽子也隨之放大,上行下效。一個、二個制度流產得不到執行,第三個制度再推出時,老板怎么聲色俱厲也無濟于事,也不會引起員工的重視,員工早打心眼里覺得:“還不就那么回事么!”

企業推行制度管理既然并非易事,需要循序漸進,需要找準一個好的切入點,那么這個切入點應是公平公正的分配用人制度。因為企業說到底還是一個利益組織,分配、用人、考核制度與每個員工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分配、用人、考核制度扭曲了,員工窩著一肚子火,無論怎么樣的制度推行起來都難以見效。公平公正的分配、用人、考核制度能最大限度地調動員工,特別是有能力員工的積極性,給員工以希望,縮短員工對企業的距離??純粗型飫飛?,任何一次成功的革命無不是從利益的重新分配,還人民以公平公正啟動的,企業要成功地克服無序,從人治走向法治也不例外。

敬請關注趙伯平的微信公眾號:zbpglzx2016

趙伯平(管理咨詢專業,擅長領域:企業文化、戰略規劃、組織設計、人力資源,[email protected]

趙伯平的四本管理“鳴”著:

最早發現《中國企業的病根子》;

于是提出《三階梯管理》(已出版);

然后主張《以權威破除權威》(已出版);

進而呼吁《從狼性文化到磁性文化》(已完稿,待出版,有意向的出版機構請郵件聯系)。